在美学医不是谜-纽约大学医学预科女神Taylor访谈

在美学医不是谜-纽约大学医学预科女神Taylor访谈

不管是现实生活中大家常看到的脖子上挂个听诊器步履匆匆的白大褂医生们,还是好莱坞电影中操作着3D全息影像摆弄着极其复杂仪器改造人体的研究人员,生物医学这个看似神秘的行业已经悄然兴起,成为21世纪最火的专业之一。有多少学子曾梦想着要救死扶伤,或者穿着实验服研究灵丹妙药。然而,在美国学医仍然是一个谜一样的存在。因为各种限制和课业难度问题,留学生并没有机会深入了解在美国学医是怎样的过程。留学生在美当医生的故事一直只存在于神话中。


而今天小编邀请到了一位对学医非常有了解,并且自己正在学习医学预科(pre-med)的女神为大家揭开这个领域的神秘面纱。


Taylor Chen,2013年通过优选教育留学美国,就读于宾夕法尼亚州的the Baldwin School高中, 2015年毕业,获得MIT颁发的N.E.S.T 年度学生大奖,并于今年9月考入纽约大学生物系。卖得了萌,板得起脸;做得了逗比,当得起学霸。一双巧手能烧美味的饭菜,也能精确解刨;暖暖的笑脸后,是一颗坚定学医的心。那么,是什么让她决定学医呢?在美国学医又是怎样的一条道路呢?听小编慢慢道来。


Q1: 国内对国外学医的过程还是很模糊,能给我们讲解一下吗?是什么样的过程?竞争是不是会很激烈?


A1: 大学本科第一年先上预科,有pre-med(医学预科)。大二开始参加MCAT考试,考到满意分数后就去考医学院。医学院一般是四年,最后一年可以开始在医院实习,并参加各种各样的面试以及考试。最后根据成绩和表现由American Board决定去哪里做residency(住院医),最后是做attending(实习医)。这一套程序之后如果还想再细化自己的专业, 就会再做一到两年的fellow(研究院)。最后参加 Board 考试, 然后才可以当医生。Board考试会连考八小时,经验很重要。所以在美国拿执照当医生,要搭大概十年的时间进去。


Q2:为什么想学医?是因为家里人当医生自己就感兴趣,还是因为在生物学习和实习中燃起了热情,想要尽自己的一份力帮助需要的人?还是别的原因?


A2:我父母之前是做医药生产有关系的,所以她们经常和医生打交道,而我也从小跟着他们经常到医院里看医生和护士工作,和一些其他小孩子相反,我一点都不怕医院,还觉得观察医院日常运作和医生病人之间的说话相处非常有意思。而且我从小就很喜欢上手的活动,比如模仿打针(给橡皮/沙发注水)。后来接触生物后觉得很感兴趣,于是就做了很多实验和各种实习,对生物医学兴趣越来越浓。


Q3:医学预科在大学都要完成那些科目的学习呢?


A3:要完成MCAT要求完成的所有课程,大部分就是和生物化学有关的,比如general biology, organic chemistry, general chemistry, general physics, biochemistry, genetics,以及必不可少的解剖学,人体构造,实验类的课程。有些学校还会要求文学历史类的学一点,和各类数学课。


Q4: 要上这么多课程,还耗时这么久,一定得有足够的兴趣和毅力才能坚持下去啊。那么一开始是为什么爱上了生物呢?


A4: ,就像我之前说的,我从小其实就对生物很感兴趣。生物给予了我一个了解自己和这个世界万物的机会,有时学过的知识可以在自己身上运用到。初中的时候科学课上看显微镜,看到镜下有着完全不同的世界,感觉很新奇,很想去学习探索更多自然的奥秘。可是高中刚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把生物当成自己的主课,一直当作兴趣在培养,也没有想过将来要走这样一条路。但后来出国来到了Baldwin高中之后慢慢把兴趣变成了主课,进行了更加深入的学习,开始更加全身心的投入。


Q5: 那么在发现自己的兴趣之后,在高中阶段有做哪些相关的体验和准备呢?


A5: 最一开始的时候是在学校附近的医院做义工。我的部门是patience transportation(病患转送),就是用轮椅或床送病人出院或者转院。虽然这工作和医学没有太大的联系,但其实是对医生生活的一种体验。因为在送病人的过程中要和他们进行交流, 了解他们的内心感情和愿望,从而更好的帮助他们。后来到另一家医院做internship,其实是observer。和实习医生一起工作研究,观察他们的生活。最后在Penn做了research program,是相当于研究生水平的program。


Q6:Internship 和后来的research program应都十分贴近医学生活。 能简单讲讲感受吗?


A6: 其实一开始在做Internship的时候心里是不太乐意的。因为实习医生并算不上真正意义的医生,但又是将来医生的候选人。所以抱着好奇的心态去参加的。我参加的病理科,于是每天的工作基本上围绕活体检查,肿瘤摘除,或者做人梯细胞切片展开。通过几周的观察,很被办公室里实习医们的友情触动。他们每天早晨都会开会,在黑板上出医学考试题给彼此,并轮流负责对不同的话题进行演讲。有好吃的一起吃,关系特别亲近。就好像美剧Grey’s Anatomy里一样的坚实的友情。后来在宾大实习的时候每天就是大量的阅读,有时候一天会读几十页的journal paper.


Q7: 听你说的什么活体检查,肿瘤摘除等都是很高大上的医学操作啊,你身为一个高中生去实习,有没有一开始不知道医生在做什么,自己学习积累经验后各种能力都提高了,便对这个学科有了更深的认识?


A7:第一次实习是在奥兰多医院见习,被分配到病理科。

病理科的主要工作是通过显微镜观察切片,看细胞结构,从而找到病人的病因和问题。最一开始做实习,医生们都会用很专业的术语交流,很多单词根本听不懂。有时候开会,有两位老医生经常互相辩论,看起来特别激动,但自己真的什么也听不懂,挺遗憾的。所幸在后来,我被分到见习的住院医生对我很好,给我讲了很多,好多次还会拿着活的标本给我讲解。而且其他的医生也会经常教导我,给我展示各种各样的标本,教我辨认什么是细胞,什么是细菌。虽然这些学习不是系统的,但是一点一点累积了很多,对后来的学习受益很大。


Q8:那么有什么建议现在在高中读生物的孩子呢?美高的高中生物尤为难,有什么好的学习方法吗?


A8: 很多人都说生物要靠背,其实我一直也都没有背过。自己认为最有效的复习方式还是给自己画diagrams,一边画,一边给自己讲,有遇到讲不懂的就记下来,直到最后讲懂。后来在准备SAT II Bio的时候,先看一遍Barron的重点,然后自己再总结。总结好了之后一并手写再摘抄下来。都说眼过千遍不如手过一遍,我觉得这样对帮助我记忆和理解尤为有效。


Q9:对将来想来美国读医的同学们有什么建议吗?


A9: 在美国读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耗时久,费时长。国内医科大学5年可以读完,但这里至少要十年。所以首先你要问好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够承受接下来的辛苦。推荐看Grey’s Anatomy,是对美国学医路程的很好展现。一但决定后,就不要回头。在美国读医需要强大的词汇储备;很多生僻的医学用语或拉丁文词汇如果能早学就早准备起来。


Q10:这是很多人都关心的一个问题。医学生就业情况如何呢?


A10:医学生考上医学院特别难,但是念完考试完之后,会面试4-5个医院。但是最后不是自己选的,而是由American Board决定你去哪里。一般如果成绩好,实习经验多,医学生毕业后基本不用担心就业,因为这个行业还是需求一致是很大的,毕竟哪里都要有医生,而且从工资上来说,医生薪资待遇应该是所有行业中最好的了。

(小编注:外科医生年薪一般能到30万美元,医生综合平均年薪也能在16-20万左右,领跑工资榜三十年值得信赖。不过这背后的付出和辛酸也是不言而喻的。)



Q11: 这一路生物到医学给你的最大感想是什么呢?


A11: 这几年的生物学习告诉我一个道理:当你在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时,再有千波百折,你都会欣然接受并坚持下去。当时在读Bio的时候功课很多,很难,也很累。但因为自己真的喜欢,所以做起来也根本不觉得什么。虽然现在自己学医还是个意向,还没有很具体的选择,但是实习生活教给我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一定要好好对待自己。曾经在医院实习的时候遇到过很多让人进退两难的选择。比如有一次,我走近病房,看到一个刚刚切下来的子宫。这个子宫看起来特别健康,所以我就问医生为什么要被取下来。医生说因为里面有良性肿瘤,虽然不切也可以,但是余下的日子里每天都会过的很痛,所以必须面临选择-是让自己过的舒服还是要孩子,即使要忍受很大的痛苦。这样的选择其实在医学中很多,让人心痛又无奈。所以深深意识到好好照顾自己有多重要,免受这些痛苦。直至访谈结束,Taylor的眼中都闪烁着明亮的光点。是兴奋,是认真,更是真心喜爱。小编与Taylor已经相识2年,看着她一点一点朝着自己的目标接近,小编内心也真心为她感到高兴。就像她自己说的一样,只要人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无论多苦多累都会觉得甘之如饴。所以,无论你现在国内还是国外,如果有一颗想学医的心,请大步向前走。辛苦是免不了的,但每一步向前所带来的成就和喜悦却是辛苦的无数倍。


在美学医不再是谜。我们还年轻,还能尽情追逐梦想。


祝Taylor和所有留学生在大学中一切顺利,不忘初心。


微博
二维码
微信
二维码

合作伙伴

地址: 中国•西安•大寨路19号晶鑫商业广场B座2楼 北京中心:北京市朝阳区八里庄西里98号住邦2000商务中心4号楼2007室 咨询电话029-8133-8869 029-87305669

版权所有:优选教育 陕ICP备14003740号 首页 | 联系我们

Uxuan Education Technology & Science Co., Ltd.

...